弄蟲蟻:古人的寵物世界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7
  • 来源:无收费看污网站_无收费看污网站完整_无翼工番口番

  蟲蟻者,飛禽走獸昆蟲鱗介也。古人弄蟲蟻,與今人之養寵物相類,然而,卻比今人多出許多花樣來。
  宋代佚名《東南紀聞》記錄:"艮嶽"初建之時,官僚們未被宏偉的土木建築難倒,而隻為四方貢獻來的飛禽不能盡數調教而發愁。這時,有一專門弄蟲蟻的市民薛翁,主動請求教練這些鳥兒。薛翁學著飛禽的鳴叫,召喚著飛禽,待飛禽來,用肉炙粱米,讓它們吃飽瞭隨意翱翔。教瞭一月有餘,"艮嶽"中的飛禽,不用薛翁呼喚便飛來瞭,而且立在鞭扇之間也不害怕。一天,徽宗駕臨"艮嶽",他的儀仗一出,周圍的飛禽"聞清道聲望而群翔",多達數萬隻,薛翁奏道"萬歲山瑞禽迎駕".這種形式別開生面,使徽宗大喜不止,遂對薛翁賞賜加爵。
  由於這種"弄蟲蟻"可以為宏大、莊嚴的場面烘托氣氛,所以,歷代政府都很重視。清代宮廷中,為歡迎西方人而舉行的宴會上,就用經過訓練的老鼠表演:兩隻用細鏈條拴在一起的老鼠,按主人的命令把鏈子纏結起來,然後解開。這種"特技老鼠"的確出乎人的意料,使觀看的俄國人伊臺斯勃蘭德由衷贊嘆:"這些卑微的動物的表演是我看過的表演中最驚人的。"
  元代陶宗儀《南村輟耕錄》中記有一隻大青蛙教八隻小青蛙學念書一事。清代袁枚在《子不語》中又記述瞭一乞丐所調教的這種"蛤蟆戲":
  場上設一小木椅,大蛤蟆從乞丐身上所佩的佈袋中躍出,坐在小木椅上,接著八隻小蛤蟆從口袋中躍出落地,環對著大蛤蟆,寂然無聲。乞丐喝道:"教書!"大蛤蟆便閣閣叫,八隻小蛤蟆都跟著大蛤蟆閣閣叫,大蛤蟆叫幾聲,小蛤蟆就叫幾聲,如同先生教學生。乞丐突然說:"止!"這"蝦蟆教書"當即絕聲……
  清代的另一本筆記小說《聞見偶錄》,也有這樣一則《蛙教書》。看來,清代中後期,此類"弄蟲蟻"是很多的。至清光緒庚子年,在北京的天橋還可以看到一位六十多歲的老者,用一大八小,九隻青蛙作的這種"老師給學生上課"的表演。更為奇絕的是,蒲松齡在《聊齋志異》中曾記述過:
  北京市上有人攜一十二孔的木盒,每孔伏蛙,弄者用細杖敲蛙首,蛙則作鳴。或與金錢,則亂擊蛙頂,如拊雲鑼,宮商調曲,瞭瞭可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