傻女婿借佈機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6
  • 来源:无收费看污网站_无收费看污网站完整_无翼工番口番

  從前有個傻女婿,偏偏娶瞭個巧媳婦兒。

  話說有一天,那巧媳婦兒紡好綿紗,想要織佈做衣裳。不過傻女婿傢裡沒有佈機,婦兒說:“官人,你去我娘傢跑一趟,問我娘借一架佈機回來,我好給你做衣裳哩。”

  傻女婿問:“娘子,佈機是啥東西呀?”

  “佈機就是佈機啦,你隻要記著‘佈機’兩個字,不講錯,我娘自然會曉得。”

  “我一定不講錯,娘子,我去借瞭。”

  “去吧,官人路上小心。”

  傻女婿興沖沖朝丈母娘傢跑,一面跑,一面嘴巴不停念叨:“佈機,佈機!佈機,佈機!……”

  他念著好玩兒呢,念著唱著,唱出調子來,就忘記瞭看路。沒想到,一腳踩中塊西瓜皮,腳下一滑,隻聽得“噼啪”一聲響,傻女婿摔瞭個四腳朝天。

  他屁股落地,疼得火燒火燎,好不容易爬起身來,拍幹凈身上的泥沙,罵瞭那西瓜皮幾句:“壞西瓜皮兒,臭西瓜皮兒,讓雞啄瞭你,讓豬吃瞭你……”

  因為心思都去瞭罵西瓜皮兒,就把那“佈機”兩個字忘得一幹二凈瞭。

  “哎呀,糟啦,娘子要我借啥呢?公雞?母雞?小雞?肥雞?燒雞?……”

  那傻女婿急呀,他急得像個陀螺似的,在原地拼命轉圈圈兒,不一會兒,轉出來一頭大汗。再轉一會兒,肚子給轉餓瞭。那會兒他一拍肚子,可算想起來瞭:“啊,記得瞭,記得瞭,是‘肚饑’!”

  於是乎,傻女婿走一步就喊一聲:“肚饑!”

  走兩步就喊兩聲:“肚饑!肚饑!”

  走三步就喊三聲:“肚饑!肚饑!肚饑!”

  ……

  他大踏步朝前走,走呀走,走呀走,總算走到丈母娘傢。

  那會兒,他嶽丈傢吃過中午飯,才剛剛收起飯菜呢。那傻女婿一見丈母娘,立馬大聲喊:“肚饑!肚饑!”

  丈母娘聽女婿說肚饑,急忙又搬出剩下的飯菜來,請他吃飯。

  傻女婿一口氣吃光三大碗剩飯,嘴巴一抹,又對丈母娘說:“肚饑!肚饑!”

  丈母娘嚇一跳:“你還沒吃飽啊?!”

  “我是吃飽瞭,但我娘子在傢裡等肚饑啊!”

  丈母娘生氣瞭:“你娘子肚饑,她自己不會煮飯嗎?”

  “我娘子是會煮得好飯菜,不過她叫我問你借個肚饑啊。”

  “說的啥瞎話兒?肚饑怎麼好借的?”

  “好借!好借著呢!有個肚饑,才好織佈做衣裳。”

  聽到這裡,丈母娘總算聽明白瞭,忍不住大笑起來:“哈哈,你這個傻瓜蛋兒,你聽錯瞭,不是‘肚饑’,是‘佈機’!”

  “對對對,佈機!佈機!我本來記得清楚,怪隻怪路上遇著塊西瓜皮,一腳踩上去,‘噼啪’一聲響,‘佈機’就變瞭‘肚饑’,真真變得快,哈哈,哈哈哈!”

  丈母娘哭笑不得,她知道女兒急著要用,連忙從房裡搬出個佈機,叫傻女婿快點兒扛回傢。

  傻女婿扛瞭佈機,“吭唷吭唷”走回傢,走到半路上,遇見個坐牛背上的放牛娃。那放牛娃頑皮著呢,也是個惡作劇整死人不償命的主兒,他見傻女婿走過來,馬上捂住肚子大聲笑:“哈哈,哈哈,哈哈哈!笑死我啦,笑起我啦!”

  傻女婿被他笑得渾身不自在,停下腳步問:“放牛娃,你笑啥呀?”

  “哎呀,哎呀,我說你真是笨到傢啦!你是個兩條腿的人,怎麼反倒扛個四條腿的傢夥?你瞧我這條牛,它長瞭四條腿,一向都是它馱我啊!”

  “哎喲,是啊!我怎麼就沒想到呢?”

  傻女婿連忙放下佈機,對那佈機大聲吼道:“佈機!佈機!你給我聽著,你有四條腿,我才兩條腿,為啥要我來扛你?太不像話啦,現在換過來,你馱我走吧!”

  說完,他一屁股坐到那佈機上,那佈機裝著縫衣針呢,這一坐不打緊,那縫衣針正正好紮到他屁股上,傻女婿疼得“哇喲媽呀”跳起身來:“佈機!佈機!你個小氣鬼兒,不肯馱我也罷瞭,別拿針紮我啊。好啦好啦,我不要你馱啦,你跟我身後走。”

  可是那佈機一動不動,過瞭好一會兒,那佈機還是一動也不動。

  傻女婿發起火來,一手從路邊柳樹折下一根青柳條,拼命抽打那架佈機,一邊打,一邊罵:“懶坯,還不快走!懶坯,還不快走!”

  那佈機還是一動不動站在原地,任憑他怎麼打,硬是一步也不挪一下。最後,傻女婿手臂打酸瞭,柳條也打斷瞭,他賭氣把斷柳條甩到地上:“懶東西,不理你!待會兒你懶勁兒過瞭,自個兒走回傢來找我娘子。”

  他一個人氣鼓鼓回到傢裡,天色已經傍晚瞭,娘子問他:“官人,佈機呢?”

  “佈機在後頭,歇一會它自己會走來的。”

  “哎呀,佈機怎麼會自己走來?”

  “它有四條腿,比我兩條腿的會走路。”

  娘子笑起來:“官人呀,它是木頭做的呀,怎麼走得動路?”

  “娘子你就不對瞭,船也是木頭做的,走得可快啦!”

  “船下到河裡,當然走得動。木頭走不得旱路,你還不明白嗎?”

  “哦,我明白啦,我這就去把佈機弄回來。”

  “別急,你餓瞭,吃過晚飯再去吧。”

  娘子燒瞭晚飯,那傻女婿吃過飯,因為忙累瞭大半天,倒頭就睡著瞭。因為睡得早,雞叫頭遍他就醒來啦,他惦記佈機,急匆匆穿好衣裳,摸著黑,一腳深一腳淺跑去找佈機。還好,還好,那佈機還在原來的地方。它受瞭一夜露水,變得潮乎乎的。那傻女婿伸手一摸,罵它道:“你這傢夥枉自生瞭四條腿,為何膽子卻這麼小?獨個兒在這過一夜,就嚇出一身冷汗來,真是個窩囊廢!”

  傻女婿扛起佈機,走到河邊,正想把佈機扔下河,忽然想到這佈機膽子小,隻怕不能像船一般在河裡走,等會兒嚇一嚇,沉水底下,娘子可做不成衣裳啦。

  “算瞭算瞭,還是我來扛吧!”

  他扛著佈機,快步跑回傢,找他娘子去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