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死約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2
  • 来源:无收费看污网站_无收费看污网站完整_无翼工番口番

  一、旅店救援
  
  貞觀七年的初春,杜嘉銘去往南方做生意,還未出青州地界就遇到瞭雨夾雪的天氣。走瞭五六裡路,好不容易看到路旁有傢小旅店,可老板卻很無奈地告訴他,因為旅店不大,加上天氣惡劣,住店的人多,小店裡已經人滿為患。
  
  杜嘉銘問老板,最近的旅店離此地多遠。老板告訴他,大約五裡外有個村子。聽瞭旅店老板的話,杜嘉銘傻眼瞭,天冷,棉衣又都濕透瞭,別說五裡,就是一裡他也走不瞭瞭。老板,我給你錢,隻要能遮風避雨,在你傢柴房裡待一夜也行!杜嘉銘打著哆嗦說。客官,不是我不樂意,店小,別說柴房,就是牲口棚裡都住滿人瞭!我現在是真的沒地方瞭!老板搖瞭搖頭,無奈地說。
  
  老板,讓這位客官跟我擠擠吧,這大冷天的別說五裡,就是再多走一裡也要人命!一位二十六七的年輕人對老板說。
  
  年輕人住的是一個單間,這單間很小,一床、一桌、一椅就沒瞭空間。店夥計搬走桌椅,才騰出一張床的位置。
  
  杜嘉銘很感激年輕人,兩人互通姓名,方知道年輕人姓肖名正,也是出來做生意的,因為經常來往於此地,跟老板熟悉,便長期租下一間房,有時兼做庫房,存放貨物。杜嘉銘換下濕棉衣,交給夥計烘烤。
  
  這當兒肖正要來瞭酒菜,對杜嘉銘說:你趕路淋瞭個透濕,咱哥倆喝點酒去去寒!杜嘉銘一個勁地向肖正表示感謝,肖正說:大哥客氣瞭,舉手之勞不必放在心上!咱們常年在外的都不容易,我也經常得到別人的幫助。
  
  第二天早上,杜嘉銘一醒來,就聽到肖正痛苦的呻吟聲。他湊過去一看,肖正正裹著被子發抖,杜嘉銘伸手一摸,額頭滾燙。他趕緊去找老板,問哪裡有郎中。老板告訴他,五裡以外的小村裡有位郎中。杜嘉銘拜托老板看護肖正,自己趕緊去村裡找郎中。
  
  天很冷,地上結瞭一層冰,杜嘉銘一步一滑地走在路上,盡管小心翼翼,可還是不斷摔跟頭。他跌跌撞撞走瞭半天,才到瞭小村。找到郎中,好說歹說,承諾給郎中多出診費,郎中才跟他去瞭旅店。
  
  看完病,杜嘉銘又隨郎中拿瞭藥,煎好,給肖正喂下。肖正糊裡糊塗昏睡瞭一天才清醒,得知杜嘉銘為自己做瞭那麼多,肖正很感動。
  
  等肖正病全好瞭,已是幾天以後,他們兩個人也成瞭知己,決定搭夥做生意。
  
  二、破廟守信
  
  這天,兩人經過一僻靜荒涼處時,從一個破廟裡竄出兩個拿刀的強盜,強盜洗劫瞭他們身上所有的錢,還嫌錢少,惱怒之下非要殺瞭兩人。
  
  就在強盜要動手的時候,肖正突然說:兩位大哥,我在旅店裡存瞭個五十兩的金餅,我馬上去拿,隻求兩位大哥放瞭我們!”“放瞭你們?你當老子是傻子!你會去告官府來抓我們!肖正說:那這樣,讓我大哥跟你們在這裡等著,明天早上,我一定把金餅拿來!強盜看瞭肖正一眼說:你別想跟我耍花招!說完指瞭指杜嘉銘道:讓他去!明天早上,他要不回來,我就殺瞭你!
  
  好!就讓我大哥去!肖正對杜嘉銘說:大哥,那塊金餅,是我這幾年做生意積攢的。我沒傢沒業,金餅帶在身上不方便,就存在旅店我租的房裡。這是門和箱子上的鑰匙,大哥快去快回!杜嘉銘拿過鑰匙,趕緊離開瞭破廟。
  
  一出破廟,杜嘉銘撒腿就跑。一氣跑瞭兩三裡地,才敢停住腳喘口氣。他心裡暗自慶幸,幸虧土匪選瞭自己去拿金餅,否則自己的小命就丟瞭!你想啊,誰傻到還會回去送死?
  
  又走瞭兩裡左右,杜嘉銘的腳步慢瞭下來。他想起肖正讓他擠自己房間,又為瞭救兩人性命,甘願拿出自己積攢多年的金餅。自己若跑瞭,肖正的命就沒瞭!
  
  天亮時,破廟裡的兩個強盜正等得不耐煩,一個雪人跌進廟裡。我回來瞭!雪人爬起來說,金餅我拿來瞭!肖正看著那個雪人,眼淚流瞭下來,杜嘉銘真的回來瞭!
  
  杜嘉銘拿出一個佈包交給強盜,強盜看瞭看佈包,又看瞭看杜嘉銘,向他豎起大拇指,連佈包都沒打開就走瞭。
  
  杜嘉銘趕緊把肖正的繩子解開。肖正含著眼淚對他說:大哥,我以為你不會回來瞭!”“兄弟,說實話,www.5aigushi.com我確實動過這心思。可我再想想,你甘願拿出金餅贖咱們的命,我若壞瞭良心丟下你一個人逃命,我還怎麼有臉活啊!停瞭一下,杜嘉銘又苦著臉說:不過,兄弟,咱們的本錢都沒瞭,這可咋辦?”“沒事,大哥,在旅店床下,我還藏瞭些老本,夠咱們做生意的!肖正笑道。

  
  靠著肖正的本錢,兩人走南闖北,往返於南北之間販賣兩地的特產,生意倒也做得順風順水。